您的位置:首页 >论坛 >

百克生物净利增88%现金流为负 应收账款增速超营收

2021-03-22 15:39:37    来源:长江商报

A股公司长春高新控股子公司长春百克生物科技股份公司(简称百克生物)正在冲击科创板。

百克生物主要从事人用疫苗的研发、生产和销售,目前已经拥有水痘减毒活疫苗(简称水痘疫苗)、人用狂犬疫苗、冻干鼻喷流感减毒活疫苗三种获批的疫苗产品。需要注意的是,狂犬疫苗停产后何时复产仍然遥遥无期,冻干鼻喷流感疫苗销售则要向技术授权方分成。支持公司发展的只有水痘疫苗,并贡献超过90%的营业收入。

2020年上半年,百克生物经营业绩突然大幅增长,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(简称净利润)达1.80亿元,同比增长约88%。不过,这一业绩与经营现金流不相匹配,经营现金流为净流出0.07亿元。与此同时,公司应收账款同比增速远超营业收入,达到5.59亿元。据此判断,IPO之前,百克生物经营业绩大幅增长存在虚增的可能。

畸高的销售费用也是百克生物的一大弊端。2019年,公司销售费用达4.49亿元,约占当年销售收入的46.07%。同期,公司研发费用为0.65亿元,约占营业收入的6.68%。

超90%营收来自水痘疫苗

百克生物高度依赖单品,如果单品强手如林,未来的风险不言而喻。

百克生物的前身是百克药物研究院,成立于2004年3月,由长春高新与其控股子公司百克药业共同投资设立,注册资本200万元。2010年,公司股改,注册资本1.30亿元,长春高新持股比为46.15%。

2020年,IPO之前,百克生物密集实施股权转让及增资。目前,其总股本已达3.72亿股。

成立已有17年的百克生物主要从事人用疫苗的研发、生产和销售。目前,公司拥有水痘疫苗、狂犬疫苗以及冻干鼻喷流感疫苗三种已获批的疫苗产品。此外,公司还拥有12项在研疫苗和2项在研的用于传染病防控的全人源单克隆抗体。

尽管在研的疫苗不少,但是,目前百克生物的业绩基本上由水痘疫苗贡献。冻干鼻喷流感疫苗系国内独家经鼻喷接种的流感疫苗,该疫苗产品源于WHO的GAP计划,技术授权来源于WHO与澳大利亚BioDiem公司。百克生物与澳大利亚BioDiem公司存在销售提成等约定,在销售过程中需向技术授权方支付相应的提成。

2020年2月,百克生物取得生产批件,当年下半年开始销售。该疫苗目前仅适用于3—17岁的青少年,相较其他流感疫苗适用人群范围较窄。

可以想见,流感疫苗并非国家规划免疫疫苗,且市场上已存在较多生产厂家的产品,市场竞争较为激烈。该产品的销售能够给百克生物带来多少利润存在不确定

百克生物的核心产品是水痘疫苗。公司称,几年,其水痘疫苗一直占据国内市场领先地位。2020年上半年,水痘疫苗批签发占比为39.42%,位居市场第一。

几年,百克生物的收入主要由水痘疫苗和狂犬疫苗产生。2017年至2020年上半年,公司实现的销售收入分别为6.91亿元、10.19亿元、9.74亿元、5.99亿元,其中,水痘疫苗贡献的销售收入分别为6.37亿元、8.66亿元、9.47亿元、5.99亿元,分别占公司主营业务收入的比重为92.25%、84.96%、97.18%、100%。

由此可见,百克生物经营业绩对水痘疫苗存在高度依赖。

虽然百克生物的水痘疫苗拥有较强竞争力,但也有强有力的竞争对手。2019年,上海所的市场份额为39.07%,位居第一位。此外,排名第三的长春祈健市场份额也超25%。

百克生物的狂犬疫苗由全资子公司迈丰生物生产,2019年以来停产。公开信息称,因为车间突发事件后,不能继续生产,公司主动终止生产并对生产车间进行升级改造。此后,据称,因为DNA残留量不合格,迈丰生物生产的4.35万瓶人用狂犬病疫苗未获签发。何时恢复生产,尚没有明确时间。

应收账款增速超营收

百克生物本次冲击科创板前,经营业绩异常增长也备受质疑。

Wind数据显示,2011年,百克生物实现的营业收入为1.89亿元、净利润0.14亿元。到2015年,公司营业收入一直在2亿元级徘徊,2015年为2.57亿元,低于2013年的2.86亿元。跟营业收入一样,同期的净利润也是低位前行,2015年为0.53亿元,略低于2013年的0.60亿元。

2016年至2019年,公司实现的营业收入分别为3.46亿元、6.91亿元、10.19亿元、9.76亿元,同比变动34.31%、99.71%、47.54%、-4.24%。历经三年高速增长后,2019年营业收入有小幅下滑。同期,公司实现的净利润分别为0.75亿元、0.93亿元、1.28亿元、2.21亿元,同比变动41.05%、25.26%、36.99%、72.60%,均为快速增长。

2019年,在营业收入下滑的情况下,净利润反而大幅增长,2020年上半年,公司业绩延续了高速增长的势头。其实现营业收入6亿元、净利润1.80亿元,同比增长47.46%、87.95%,净利润同比增速再度超过营业收入,半年的净利润已经占上年全年净利润的81.45%。

公司预计,2020年前三季度,其实现营业收入10.83亿元、净利润3.42亿元,同比增长55.81%、99.13%,扣除非经常损益的净利润(简称扣非净利润)为3.29亿元,同比增长109.60%,净利润、扣非净利润实现倍增。2020年,公司预计实现营业收入14.15亿元—15.63亿元,同比增长44.98%—60.24%,净利润为4.12亿元—4.56亿元,同比增长86.54%—106.18%,扣非净利润3.97亿元—4.39亿元,同比增长88.25%—108.07%值得一提的是,突然加速增长的经营业绩正出现在百克生物IPO关键时刻。

百克生物称,去年经营业绩大幅增长,除了水痘疫苗产品市场需求旺盛外,新产品鼻喷流感疫苗于第三季度开始销售,规模经济效益凸显导致产品单位固定成本和单位固定费用有所下降,净利润增速高于收入增速。

不过,百克生物的经营业绩似乎存在水分。去年前三季度,公司预计经营现金流净额为3954.47万元,同比下降55.65%,经营现金流净额与净利润相差超3亿元。而去年上半年,公司经营现金流为净流出,与净利润不相匹配。

这一异常现象的背后是百克生物应收账款急剧增长。2019年,公司应收账款余额为3.31亿,2020年6月底为5.59亿,净增加2.28亿,增幅为68.88%。同期,营业收入同比增速为47.46%,应收账款增速明显高于营业收入增速。

董监高频繁变动

冲击A股市场之前,百克生物董监高频繁变动也让人不解。

招股书显示,2018年初,百克生物董事会成员有安吉祥(董事长)、周伟群、李秀峰、孔维、陈晓辉、魏学宁、胡尚书等7人。当年8月17日,周伟群退休,辞去董事职务,公司召开股东大会,选举姜云涛为公司第三届董事会董事。

刚过半年,百克生物选举安吉祥、马骥、姜云涛、李秀峰、孔维、魏学宁、胡尚书为第四届董事会董事,对比发现,陈晓辉退出董事会,马骥进入。

去年3月10日,第四届董事会成立一年后,魏学宁、胡尚书因个人原因辞去董事职务,姜春来、于冰接任。

然而,当年6月2日,不满三个月,于冰因个人原因辞去董事职务。公司此时正准备申请在科创板上市,为此,公司将董事会成员增加至9名,新增3名独立董事。

监事也在变动。2019年2月21日,公司股东大会选举张德申、赵树为第四届监事会股东代表监事,张喆为职工代表监事。其中,张德申为监事会主席

一年后,三名监事全部辞职。去年3月10日,赵树因个人原因辞职,张德申也因个人原因辞职监事会主席职务。3个月后的6月19日,张喆因工作岗位调整也辞去监事职务。

同样,高管也在频繁调整。

2018年初,百克生物高管人员为总经理孔维、副总经理陈晓辉、李秀峰、冯大强、姜春来和徐艳君。当年7月17日,李秀峰因工作变动原因辞去副总经理职务。2019年2月11日,徐艳君因个人原因辞去副总经理职务并从公司离职。同时,公司聘任魏巍、于冰为公司副总经理,聘任孟昭峰为公司财务总监。不到一年,冯大强因岗位调整辞去副总经理职务。

综上所述,2018年以来,公司先后有5名董事、3名监事(含监事会主席)、3名高管离职,共计达11人。

处于IPO报告期,为何会如此多的董监高人员岗位出现调整?究竟是工作需要还是另有原因,令人生疑。

疫苗领域竞争激烈,即便是百克生物竞争力最强的水痘疫苗,国内的劲敌也有两家。为了拓展市场,百克生物的市场推广费不少。

2017至2020年上半年,百克生物的销售费用为3.62亿元、5.17亿元、4.49亿元、2.31亿元,分别约占当期营业收入的52.38%、50.71%、46.07%、38.48%。其中,市场推广费(不含广告宣传费)分别为3.08亿、4.46亿、3.83亿、2.19亿元,占当期销售费用的85.03%、86.38%、85.16%、94.82%,居高不下。

与之对应的是,百克生物的研发费用分别为4103.76万元、6179.97万元、6516.19万元、4410.67万元,分别占营业收入的5.94%、6.07%、6.68%、7.35%。长江商报记者魏度

相关阅读